当前位置:首页-习作

母亲的牵挂

2017年06月12日 16:12    来源:哈图金矿    作者:刘小燕

 母亲已年过古稀,她仍然鹤发童颜、身姿矫健。我们姐弟四个就是她的四只风筝,无论飞得多远、多高,母亲手中牢牢攥着的总是四条牵挂儿女安全的线绳。

我们是矿山的孩子,常年工作在大疆南北的各大矿山。儿时,在母亲呵护备至的羽翼下快乐成长,她的目光里总是满满的爱怜和关怀。时光流逝,母亲已不再年轻貌美,目光也不再清澈。我们已渐渐长大,各自离开母亲的身边,像一只只风筝,飞向远方,而母亲的手心儿里,总是攥着对我们的牵挂。

每年的春节,是母亲最为快乐的日子。姐弟四人从有色集团的各个矿山回到母亲身边,茶余饭后聊的最多的,莫过于单位的琐事、趣事。每每此时,母亲便是最好的听众。作为铅锌矿安全员的弟弟告诉大家,平日里都会陪同爆破工押送炸药到井下各个采场。有时,井下巷道距离较远,就会帮着同事轮换着背炸药;我会告诉母亲,单位里对于违章的同事会罚款很严厉,老公不小心开车违章的罚款单又多了一张;姐姐则不停地絮叨姐夫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等寻常百姓的家常。说的是无意,听的是有心。谁也不曾估计到在一旁的母亲,脸色黯然、心事凝重。假期结束,风筝们又要各自起飞,奔赴各地。临别前,母亲会叮嘱弟弟:背炸药一定如数对上,一发也不能缺少;劝解我:单位罚款不是目的,目的是告诫你们安全的重要性!也是为了你们大家的安危;责备姐姐:平平淡淡才是过日子,不必攀比任何人,更不可以唠叨自家男人;最后对老公说:开车一定小心,不急着赶路,开车不怕慢就怕站,要多注意路上的标识牌……。母亲的絮叨每年是亘古不变。在她的心里希望孩子们永远不要长大,她便可以永远呵护,随着我们的离开,她的心也分成了若干份,每一份的安危都牵扯到她的心扉。

我明白,母亲最大的愿望不是苛求儿女们大富大贵,而是他们都能够平平安安地回家。无论何时每个人都要注重安全,千万别忽视远方亲人的感受,不要让父母的翘首期盼变成了绝望,让妻儿的守望变成了失望!

 

版权所有:9599116九五至尊vi有色金属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    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
地址:中国.新疆.乌鲁木齐市友好北路636号 E-Mail:xjysjt@126.com
电话:0991-4841560 0991-4840582 传真:4842362
新ICP备10003441号